行业新闻

「医疗数据说」业绩持续跳水,国新健康能否稳

“本公司成立于1991年9月,1992年11月30日在深交所上市,目前主要在数字娱乐、医药电子商务、化纤等领域投资。”在海虹控股2003年发布的A股增发意向书上,这样写道。

海虹控股是国新健康的前身,以纺织业务起家,也曾被称为中国最早的网络游戏股。这与当下的国新健康定位相差甚远,变动最早从2017年11月开始,国风投基金成为海虹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在5个月后,海虹控股更名为“国新健康”。

早在2009年,海虹控股牵手了北美最大的PBM(医疗福利管理)企业美国ESI集团,意在将医疗福利管理业务“中国本土化”,海虹控股也因此得到了“医保控费第一股”的名号。尽管在医保管理服务上浸淫已近10年,但从历年业绩表现来看,如今的国新健康距离真正上的“医保控费第一股”似乎还有些远。

成立起初,海虹控股的医药电商业务并不算太“风生水起”,但的确迎上了国内医药电商发展的“东风”。2000年,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务院体改办等部门《关于城镇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指导意见》(国办发[2000]16号)及其配套文件,要求“在药品购销活动中,要积极利用现代电子信息网络技术,提高效率,降低药品流通费用”。

这一文件为海虹医药电子商务事业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环境,也是这一年,海虹控股建立了海虹医药电子商务系统。随着药品交易也开始由部分地区、部分品种上网集中招标采购向全国所有地区、所有品种都上网集中招标采购的方向发展,大大扩充了市场容量,海虹控股的电子事业也取得了迅速发展。

更为重要的是,早期的医药电子商务所积淀下来的药企和药房的资源,为其后来延伸PBM事业打下了资源基础,也是这一业务发展至关重要的一环。一般来说,提供PBM服务的机构一般介于市场内的支付方(商业保险机构,雇主等)、药品生产企业、医院和药房之间进行监督管理和协调工作。而海虹控股在医药流通价值链中所连接的药品生产商、零售商、配送商、医疗机构、消费者,正是海虹控股的优势所在。

作为当时中国从事PBM服务的“独子”,海虹控股在接下来的一系列数据也还算亮眼:2015年,海虹湛江第三方医保基金支付管理公司挂牌;截至2017年11月,海虹控股已经为全国23个省的149个医保基金统筹单位所做的智能医保审核服务,在全国医保统筹单位中占比约37.63%的份额,涉及参保人数2.7亿人,涉及医保基金统筹规模5000亿元以上,处于全国首位。

第一个打开中国PBM市场、全国首位的占有率,终于让海虹控股引起了国家队基金的注意。2017年11月11日,国风投基金以5亿元通过海虹控股股东中海恒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曲线”入主,控股海虹控股约20.80%股份。紧接着在5个月后,海虹控股更名为现在的“国新健康”。

上市之际,海虹控股的医疗相关业务占比还不超过整体业务的30%,而在成为国新健康后,摇身转变为专注“中国健康保障服务体系”这一角色,并且将其原有业务架构进行了整合。

根据国新健康发布的2017年年报,在国新健康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中国国新后,国新健康制定了打造“中国健康保障服务体系”的发展战略,形成了医保基金综合管理服务、健康医疗大数据服务、医药福利管理服务(PBM)、商业健康保险第三方服务(TPA)、医疗人工智能服务五大板块的业务架构,统称“健康保障服务”。

国新健康剥离了海虹控股原有的药品及医疗器械招投标业务,原医药电子政务业务划入医药福利管理服务(PBM),原PBM业务划入医保基金综合管理服务,原海虹新健康划入医疗人工智能服务和商业健康保险第三方服务(TPA)。

而上述五大业务板块,底层的技术支持在于四大数据库,具体指的是临床知识库、药品信息库、医保政策库、医疗专家库。其中包含713万条医学数据、5668万条诊疗规则数据等医学指数图谱数据。

从国新健康2018年发布的半年报数据来看,五大主营业务公司营收2235.33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827.34万元。

其中,药品及医疗器械招标代理、PBM和医保基金综合管理仍然为公司的收入重头,但基本上这几大项目的营业成本都大于营收或持平状态,尤其是医保基金综合管理服务的投入成本高于收入的四倍有余。而五大主营业务中的医疗人工智能服务和商业健康保险第三方服务苹果游戏(TPA)仍然占据很小的部分,综合营收不足总营收的0.2%。

从私营性质走向国资性质集团,对国新健康拿到一手好牌十分有利。由于PBM、TPA等业务涉及国计民生,政策性和市场性都非常强,而当下的医疗保险市场空间又没有完全打开,能够得到国务院国资委和国家队VC的加持,一方面国新健康有了国家的“背书”,直接推动其业务发展;另一方面,也暗藏国家层面对于健康医疗大数据管治和应用的决心。

据国新健康日前发布的2018年业绩预告,公司预计亏损为1.50亿元–1.90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999.56%-1239.44%。转变身份后的第一份年报成绩让人不太满意,并且在过去的8年里,主营业务都是亏损状态。

从2009年到2017年的数据来看,尽管国新健康归母净利润合计达1.68亿元,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也就是主营业务的净利润,总亏损达到了6.27亿元。

很显然,虽然早早地将PBM这个“洋项目”引入中国,但国新健康在“中国化”探索尚未成功。但从长远来看,落地在保险这一细分的健康医疗大数据挖掘和应用仍然是一个“不能低估”的场景。

首先,我国医保基金收支不平衡的现象依然存在,并呈现逐年上升态势,这一缺口大约在2000亿元,加上中国有15亿人口,覆盖医保人口5亿基数巨大并正在逐年增加。这给国新健康在内的专注于医保控费服务机构提供了机会,同时也符合新医改的发展方向;其次,随着国家医疗保障局的成立,国新健康所落地的DRGs(按病种付费)的医疗保险服务模式会得到一定的助推力;再次,根据国新健康2018年半年报数据,医疗人工智能服务和商业健康保险第三方服务(TPA)营收与其他业务相差甚远,这两大业务还存在着一定的发展空间;最后,基于医疗大数据的产品和服务的市场空间也还没有完全打开,有行业人士分析,医疗大数据商业开发应用收入及无法估计的巨额收入在C端,业务延伸或许是国新棋牌游戏健康的选择之一。

另外,国新健康近年也在寻求自身的转变。据其2018年业绩预告显示,国新健康正在扩展业务的领域边界和层次性,“1+1+N”(大数据+大平台+综合服务)模式,在核心技术研发、重点市场拓展、B端(医疗机构、商业保险、药品生产与流通企业)及C端(个人用户)的数据服务产品研发方面持续投入。

要配得上“医保控费第一股”这一称号,国新健康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当下来看,不论是市场的信心,还是国家在整个支付层面改革的推进,对于国新健康来说都至关重要。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李先生

手 机:13971658124

电 话:0592-5053731

邮 箱:325689365@qq.com

地 址:厦门市思明区展鸿路82号厦门金融中心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