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小说:男友彻夜不归她怀疑地下室有猫腻,潜入

小说:男友彻夜不归她怀疑地下室有猫腻,潜入后眼前景象让她瘫倒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允耀


1


左欣和余皓是在两年前相亲会上认识的。


那时候她刚来到这座城市,在一个破旧的小楼里租下一间房子。


这里没有朋友,亲人,同学,有的只是四面孤独的白墙。


她一直暗恋余皓。于是,她抛弃了所有,来到这座城市寻找她的爱,即使,余皓从来都不知道她的感情。


她打听他的一切状况,比如是否单身,从事什么工作……她不想再默默无闻地退守一边,然后看他和别的女人相亲相爱。


或许是上天垂怜,她竟然得知余皓要去参加一场联谊会。


为此她买了一条颇贵的裙子,在镜子前足足打扮了两个小时,才自觉完美地出了门。


一路上,她忐忑不安,不知道余皓在众多女生中是否会落眼于她。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见到他了。


来到会场,各界男女聚集一堂,彼此交谈着。而她,一眼就看到人群中最打眼的余皓。


她款款走过,仿佛不经意地碰到余皓手中的酒杯,不出意外的,酒撒了她一身。


可是她一点都不生气,她看着眼前略显慌张的男人,看着他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折叠整齐的手帕为她擦拭。


他还是一点都没有变,这年头喜欢用手帕的男人简直像熊猫一样少。


与她料想的一样,他送她回家,许诺会送她一条裙子,作为道歉。


左欣不以为然,她更在意的是他们之间终于有了交集。


像所有的男女一样,他们开始聊天,约会,看电影。以前她心里幻想了无数遍的事件,现在一一都开始实现。


有时早上醒来,她都不敢睁眼,生怕只是一场梦,睁开眼睛便会消失无影。


半年左右,他们开始了同居生活。原以为幸福就此开始了,可是没多久,左欣就发现现实与她想象的不一样。


余皓回家越来越晚。


一开始只是晚半个小时,后来开始晚一到两个小时,再到后来的凌晨,已经频繁地彻夜不归。


他的理由永远都是和工作有关,不是开会,就是加班。


但左欣觉得没这么简单。


看看墙上的钟表,时针又一次指向了12点,左欣决定不能再等下去了,她抓起一件风衣套在身上,一丝暖意将她包裹其中,这还是余皓买给她的,平日里,她很喜欢穿。


既然他说在加班,那她就去给他送个宵夜什么的。


打定主意,她便出了门。


左欣从来没有来过余皓的工作单位,此时站在门口,反而有些怯懦。


怕什么,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唯唯诺诺了。


定了定心,她大步迈进公司。


“哎!”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左欣一大跳。


“抱歉,吓到你了。”保安显然也看到左欣的恐惧,颇有些不好意思。


“你好,我来找朝阳公司的余皓。”


保安一脸莫名,“现在都午夜了,这楼里的人早就走完了啊。”


“走完了?”左欣一怔,果然,她真是傻,才会相信余皓的话。


她尴尬地对保安笑笑,转身欲走,却又停了下来,将手中的袋子递给保安。


“阿叔,辛苦了,这些送给你吃吧。”


保安正想说不用,却看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真是奇了怪了。”保安咕哝着,提着袋子回了房间。


回到家时,余皓已经回来了。从她身边走过时,她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那不是他的味道。


真人斗牛牛棋牌

左欣很想上前问问他去哪了,可是话在嘴边却说不出口,她害怕听到一些她不想听的事。


自然,余皓也没打算向她坦白,只淡淡地说了句,以后不要这么晚回来。


他总是对她的一切都无所谓,不论她买醉,晚归,还是彻夜不归。在他的眼里,好像都不重要一样。


有时,她觉得余皓是爱自己的,可有时,她又觉得余皓好像是透过自己在看另一个人。


洗完澡出来,余皓已经躺下了,呼吸均匀,似乎是睡着了。


左欣侧躺在他的旁边,认真地看着他的眉眼、薄唇。


他或许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她有多爱他,她想。


2


清晨七点,余皓已经起了床正在吃早餐。


余皓是个自理牛牛游戏手机版能力很强的人,这点从他的生活细节就能体现出来。


左欣从来都懒得早起,而是直接买早餐吃,可余皓却会亲自动手做营养餐。


看到左欣,余皓淡笑道:“你的。”他拿着钢叉的手朝面前的另一个盘子指了指。


左欣看着他,突然觉得他很陌生。


“公司安排我到南京出差两天,你一个人在家,OK吗?”见左欣点头,余皓又道,“等我回来,我有事要跟你说。”


左欣配合地笑笑,如果不是刚刚看到他放在床头上的手机信息,她恐怕真的会相信他只是去南京出差。


方才,左欣睡醒,伸了个懒腰,准备再睡个回笼觉,却听到“叮”的一声,那不是她的手机提示音,自然就是余皓的了。


左欣瞄了一眼,屏幕上有一句未显示完全的信息,“你要找的人有消息了……”


她静静看着余皓吃完早饭,提起行李出了门,自始至终一字没问。


棋牌牛牛手机游戏

她一直知道他在找人,却从没听他说过要找谁,她不是不好奇,却从来不曾去问。每个人都有秘密,就比如她自己,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不是么。


她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发呆。


这套房子里的点点滴滴都是她亲手挑选、购买、布置的,可此时看来,却像一个装着金丝雀的笼。


把自己想成金丝雀,让她忍不住笑出声来。


每次跟随余皓参加同事聚会,他们总是无比羡慕,可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余皓的心,不在她这里。


他甚至不曾跟她在一起,说出去谁信呢?


她想不明白,她自认为自己够漂亮,余皓不是喜欢美女么,难道是自己哪里做的还不够好?还是他在外面又有了别人?左欣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突然,她想起那个地下室。


左欣一直都知道家里有个地下室。


手机牛牛游艺

当初买婚房的时候,她的本意是想住的高一点。空气好,视野好,端着一杯浓香的咖啡,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向外面眺望,那是多么的惬意舒服啊。


可惜,余皓不喜欢,他更倾向于与地下室相连的一层。


不论她怎么向他讲解地下室会有多潮湿,多阴沉,都无法打消余皓的念头。


最终,左欣败下阵了,她爱他,所以,她决定为了爱迁就他。


只是那间地下室,从住进来到现在,她一次都没有下去看过,一则是不喜欢,另一则是她根本没有钥匙。


自从入住,余皓便将那地下室牢牢地锁住,钥匙放在哪,左欣完全不知道。


原本,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直到有一天晚上,她起来上厕所,发现余皓没在床上。


她好奇地走出卧室寻他,却发现整间屋子都没有他的踪影,难道他又出门了?


这种事常有发生,她不足为奇,便打算回卧室继续睡觉,结果却听到“哐啷”一声。


声音极小,似是对方在刻意地小心动作,但夜深人静,左欣还是听得清楚。


一阵恐惧掠过,她立刻将身子猫了起来,该不会是进贼了吧!就知道住一楼不安全。


她趁着月光,悄悄打量四周,结果贼没看到,她却看到余皓偷偷摸摸地从地下室的铁门里钻了出来,然后又转身到了厨房,接着是倒水的声音。


左欣已经不能思考,她小心翼翼地走回房间,轻飘飘躺回床上,几分钟后,余皓也回了卧室,一样轻飘飘地躺回床上。


没过多久,她听到余皓均匀的呼吸声,睡着了。


可是左欣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


为什么余皓总是锁着地下室?为什么余皓要偷偷下去?他是第一次下去,还是已经很多次了?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问题充斥着左欣的大脑,她甚至怀疑过他是不是在下面藏了别的女人。


看了看身边熟睡的余皓,左欣悄悄下了床。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她,让她不由自主地朝着那个方向走过去。


她轻轻将耳朵贴在那道门上,想要听听内里有没有什么动静,她的心跳得异常快,她想要听到些声音,却又害怕突然听到些什么。


“你在做什么?”余皓的声音猛然响起,将左欣惊得几乎要跳起来。


她拍着自己雪白的胸脯,惊魂未定地看着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她身后的余皓。


“你怎么起来了?”


余皓挑眉,显然不打算回答她的问题,眼神锐利,哪有一分睡意?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刚才在做什么?”


“我刚才突然听到点怪声音,好像是从那里传出来的,所以我想仔细听听。”


左欣忽然觉得余皓的声音变冷了许多,她有些心虚,忍不住说了谎。


余皓朝铁门的方向望了望,似是不以为然,说道:“那里面只是一些杂物,能有什么声音,你不要自己吓自己。”


“喔。”左欣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着余皓阴沉的脸色,最终悻悻地回了房间。


一整个晚上,她不停地做着各种恶梦。


此次余皓出差,一时半会也不会回来,这不正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吗?


她开始四处寻找钥匙,余皓向来出门不喜带钥匙,所以一定是藏在家里的某个地方。


她有些紧张起来,就好似有个惊天的秘密正在等待着她,甚至没有注意到在找钥匙的过程中,她的食指被划破还出了血。


打开地下室后,见了眼前景象,她捂着嘴巴瘫坐在椅子上,先是大笑起来,既而又放声大哭,如若此刻被人看到,一定会认为她疯了。


看本篇故事精彩大结局,请点击下方↓↓↓【下一章】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李先生

手 机:13971658124

电 话:0592-5053731

邮 箱:325689365@qq.com

地 址:厦门市思明区展鸿路82号厦门金融中心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