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屈原名篇《思美人》,你读过吗?

屈原名篇《思美人》,你读过吗?

思美人

先秦:屈原


怀化棋牌

思美人兮,擥涕而竚眙。
媒绝而路阻兮,言不可结而诒。
蹇蹇之烦冤兮,陷滞而不发。
申旦以舒中情兮,志沈菀而莫达。
愿寄言于浮云兮,遇丰隆而不将;
因归鸟而致辞兮,羌迅高而难当。
高辛之灵盛兮,遭玄鸟而致诒。
欲变节以从俗兮,媿易初而屈志。
独历年而离愍兮,羌冯心犹未化。
宁隐闵而寿考兮,何变易之可为!
知前辙之不遂兮,未改此度。
车既覆而马颠兮,蹇独怀此异路。
勒骐骥而更驾兮,造父为我操之。
迁逡次而勿驱兮,聊假日以须时。
指嶓冢之西隈兮,与曛黄以为期。
开春发岁兮,白日出之悠悠。
吾将荡志而愉乐兮,遵江夏以娱忧。
擥大薄之芳茝兮,搴长洲之宿莽。
惜吾不及古人兮,吾谁与玩此芳草?
解扁薄与杂菜兮,备以为交佩。
佩缤纷以缭转兮,遂萎绝而离异。
吾且儃佪以娱忧兮,观南人之变态。
窃快在中心兮,扬厥冯而不竢。
芳与泽其杂糅兮,羌芳华自中出。
纷郁郁其远承兮,满内而外扬。
情与质信可保兮,羌居蔽而闻章。
令薜荔以为理兮,惮举趾而缘木。
因芙蓉而为媒兮,惮褰裳而濡足。
登高吾不说兮,入下吾不能。
固朕形之不服兮,然容与而狐疑。
广遂前画兮,未改此度也。
命则处幽吾将罢兮,愿及白日之未暮也。
独茕茕而南行兮,思彭咸之故也。


欢乐炸金花下载

译文:


我苦苦的思念君王,揩干眼泪久久的伫立凝望。
媒介之人断绝,道路修阻难行,不能束赠欲诉之言,致此拳拳之意。
我至诚一片而蒙冤,我进退两难而不前。
我愿日日舒此衷情,可是情志沉郁,难以表达心迹。
我愿让浮云代为寄语,向君王致意,雷神丰隆却不肯助我一臂之力。
又想依托北归的鸿雁代为传书致辞,但它又迅疾高飞而难以相遇。
高辛氏有盛大的善德,遇上玄鸟前来致赠厚礼。
我曾想变节而随从流俗,又自愧将初衷与本志改易。
历年以来,我遭遇无数忧患,愤懑不平之心从未消减。
宁可隐忍忧闵,直至终老,又怎能将高尚的志节改变?
心知前方的道路不会顺利无阻,我却不改这种坚守志节的态度。
即使车已倾覆,马也颠仆,我仍想走这异于世俗的道路。
勒控骐骥,更换新的驾乘,让造父为我执辔,驾车前行。
迁延逡巡,缓缓而进,不要策马疾驰,姑且借此时日逍遥寄情。
指着皤冢山的西隅,直到日落黄昏之时,车马才能暂停。
一年重又开端,新春刚刚来到,阳光灿烂,春日迟迟,光景美好。
我要纵情地愉乐欢欣,沿着长江,夏水漫游,消除忧伤烦恼。
在广大的草木丛生之地采集香草白芷,到长长的沙洲拔取紫苏香草。
痛惜自己未及见到古代的圣君贤人,我能与谁同将这芳草欣赏爱好?
感叹君王却采那篇竹和恶菜,用来制作左右佩带。
佩环缤纷纠结,受到君王喜爱,芳草枯萎至死,却被弃置不采。
我低佪夷犹,周游其地以消忧解愁,看那奸佞小人的丑态,
我愿自寻内心的快乐,将那愤懑之情毫不迟疑的抛开。
芳香与垢腻糅杂交混,但芬芳之花却从中绽发而不失其纯。
香气郁郁充盛,蒸发播散到远欢乐赢三张下载方,馨香充盈于内而向外散放,浓郁袭人。
忠直的情志,淳美的本质,诚然能够保持,虽则身处重蔽之地,美誉仍能昭彰远闻。
想让薜荔作为媒人,却怕举足缘木的苦辛,
想托芙蓉作为媒人,又怕褰裳涉水而湿足沾襟。
缘木登高,会使我心中不悦,褰裳下水,我又执意不肯。
本来我的形质对此很不习惯,于是始终犹豫徘徊而迟疑不进。
为了多方完成先前的兴国图强之谋,我一直没有改变这忠贞高洁的态度。
命运使我久处幽僻之地,已经疲惫劳伤,但还想有所作为,趁着尚未黄昏日暮。
我孤独无依地漂泊南行,对彭咸以死谏君的遗则,感念景幕。



赏析


  此诗表述的心愿为思国、思乡和美政理想一定要实现,希望君主不重蹈历史覆辙,努力振兴楚国。其最大的特点即是“依诗取兴,引类譬喻”,如同《离骚》一样,诗中处处都体现出“香草以配忠贞,恶禽臭物以比谗佞。灵脩美人以媲于君,宓妃佚女以譬贤臣”的鲜明特色。


  首先,诗题“思美人”即是“灵脩美人以媲于君”的体现;香草美人皆是作者心目中的理想化象征者,“美人”在诗中并非指一般意义上的美女,而是指楚国君主(至于是哪位君主——怀王抑或顷襄王,历来有争议)。屈原撰写此诗的目的,就是试图以思女形式,寄托自己对君主的希冀和思念,以求得到君主的信赖而实现理想目标。


疯狂炸金花下载

  诗一开篇即陈述了诗人思女的行为——“揽涕”“伫眙”,感情真挚而又炽烈。然而由于客观条件的拘牵——无良媒,致使他“志沉菀而莫达”,一再申言也无济于事。不过,诗人并不因此而完全丧失信心,他仍竭尽全力地努力追求:“宁隐闵而寿考兮,何变易之可为。”“知前辙之不遂兮,未改此度。”“广遂前画兮,未改此度也。”直至诗篇之末,诗人明知自己已实在无能为力了,却仍不改“度”——努力的行为不得已作罢,而节操却始终不易。


  诗篇在写美人的同时,也写到了香花美草,它们均一一“以配忠贞”:沿江夏行进时,诗人“擥芳茝”“搴宿莽”“解扁薄与杂菜”,这里的“芳茝”“宿莽”“扁薄”“杂菜”,均非实指植物,而是用以喻指才能,诗人一路采摘、佩饰它们,乃是为自己为国效力时作准备。


  遗憾的是美人——君主并不赏识,致使诗人只得发出“吾谁与玩此芳草”的慨叹。这还不够,诗人更以芳草自譬,说芳草与污秽杂糅,作为芳草,终能卓然自现,而决不会为污秽所没;又将芳草比作媒人,“令薜荔以为理”“因芙蓉而为媒”,欲通过这些媒人而向美人求爱,但又缺乏勇气。美人、鲜花、香草,在诗篇中都一一成了作者心目中的理想化象征者,它们在表现诗人本身的气质形象及体现诗篇的主旨方面起了极好的烘托作用。


  诗人在求美人未成后,思绪难以自抑,情感受到挫伤,此时,处于现实困境的人物突然想到了神话人物、历史人物——“愿寄言于浮云兮,遇丰隆而不将”,“高辛之灵盛兮,遭玄鸟而致诒”,“勒骐骥而更驾兮,造父为我操之”。这些神话人物与历史人物的闯入,大大丰富了诗章的艺术内涵,显示了诗人超常的艺术想像力;正由于此,此诗才更显出想像奇特、神思飞扬的特点,表现出与《九章》其他诗篇有所不同的风格与色彩。


  此诗写追慕先贤,感慨时世,劝谏君王,希望君王不重蹈历史覆辙,努力振兴楚国,表达了作者坚守节操、不变节从俗的决心。其基本立场和出发点是思君、爱君,而思君、爱君之中又带有怨君、待君之意。全诗以香草美人为主要意象,超越时间与空间的局限,大胆地将地上与天国、人间与仙境、历史与现实等有机地融合一体,让现实人物、历史人物、神话人物交织一起,想像奇特,神思飞扬,堪称一篇浪漫主义文学佳作。




图文均来自网络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李先生

手 机:13971658124

电 话:0592-5053731

邮 箱:325689365@qq.com

地 址:厦门市思明区展鸿路82号厦门金融中心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