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华谊“患难”兄弟_1

华谊“患难”兄弟



?辛辛苦苦十几年,两年亏回解放前


春节档全体撤档,影院停业,2020年的开端意味着文娱行业的寒冬更加漫长。


行业酷寒中,日子艰难的华谊兄弟(300027.SZ)最令人担忧。1月23日,华谊兄弟曾发布业绩预告称,2019年净亏损约39.6亿,相比2018年亏损10.9亿增加263.3%,亏损大幅扩大的原因主要由于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长期股权投资及其他资产减值准备等。


?2月5日,深交所对此发出关注函,要求华谊兄弟进一步说明业绩亏损原因,以及披露实控人王氏兄弟最新质押情况、质押警戒线、平仓线等。


?2月13日晚间,华谊兄弟压线回复了这封关注函。


回复公告称,2019年华谊兄弟由于主投主控影片缺失,电影收入同比大幅下滑;同时,电视剧业务收入同比也有所减少,2019年其投资了多部电视剧和网剧,收益将在未来体现。


华谊兄弟表示,不存在通过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而是会计规则改变,针对应收款项坏账准备的计提由实际损失模型,变更为采用预期信用损失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华谊兄弟在2019年1疯狂炸金花1月刚刚更换了会计师事务所,由原来的瑞华变更为信永中和。瑞华已经与华谊兄弟合作多年,后者2013年至2018年的财报均由瑞华审计。在原本的计划中,华谊兄弟的2019年年度审计机构由股东大会确定为瑞华,但瑞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累及多家上市公司,华谊兄弟在临近年底时临时更换为信永中和。


华谊“患难”兄弟


《手机2》事件后,华谊兄弟就一路不顺。


崔永元撕开了文娱行业的假面,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华谊兄弟。华谊兄弟的股价从2018年的最高点10.8元一路下滑,至今股价仅有3.72元,缩水接近三分之二。


与此同时,华谊兄弟还面临着手中牌将要出完的窘境。此前的“史上最强春节档”大战中,华谊兄弟再度缺席。


事实上,从《我不是潘金莲》在争议中上映后,华谊兄弟手中的牌已经越来越少。冯小刚2019年新片《只有芸知道》虽然叫好,但并未叫座,最终票房仅有1.59亿。


少了冯氏喜剧的“王炸”,华谊兄弟手中的大IP仅有周星驰的《美人鱼》系列。据华谊兄弟披露的消息,《美人鱼2》在春节前已经进入杀青后期制作阶段。不过受疫情影响,今年电影市场将出现大量扎堆下半年的情况,《美人鱼2》恐怕要面临一场恶战。


除此之外,饱受争议的《手机2》能否上映还是未知数。被寄欢乐相约斗地主予厚望的电影《八佰》一波三折,电影档期从2019年7月推迟,至今迟迟不能定档。华谊兄弟已将《八佰》的应收账款作为担保质押,向民生银行北京分行申请了7 亿元综合授信。


华谊兄弟最大的难题,还是缺钱。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底,华谊兄弟的有息负债达34.8亿,其中短债20.4亿。与此同时,华谊兄弟手中的现金仅有14.1亿,远远满足不了债务缺口。


从2019年起,筹钱就是华谊兄弟的头等大事。


王忠军曾在一次峰会上透露,“我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换回现金,来解决公司流动性问题。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


除了卖艺术品,王氏兄弟还将手中的股权大量质押。回复函显示,王忠军持有华谊兄弟22.58%股份,质押比例达到90.9%;王忠磊持有6.02%股份,质押比例达到99.67%。


?除了手中的华谊兄弟股权,华谊兄弟持有的冯小刚东阳拉美70%股权、东阳浩瀚65.8%股权、苏州影城14.29%股权、英雄互娱的股权等也悉数被质押。


值得一提的是,在华谊兄弟披露的股权质押中可以看到,王忠欢乐麻将军在2019年12月31日将持有的1250万股股票(占总股本0.45%)质押给桐乡市民间融资服务中心有限公司。


缺钱的王氏兄弟已经开始求助民间借贷了。


根据华谊回复函的说法,王氏兄弟计划出售部分资产和以新债换旧债的方式,来解决到期质押问题。


2020年,华谊兄弟面临的境况将更加窘困。华谊兄弟已经在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亏损,这也意味着,华谊兄弟将迎来“保壳”之战。


以2019年亏损39.6亿计算,华谊兄弟两年间亏损高达50.5亿。这个数字超过华谊兄弟2009年上市至今的全部净利。王氏兄弟辛辛苦苦十几年,两年亏到解放前。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李先生

手 机:13971658124

电 话:0592-5053731

邮 箱:325689365@qq.com

地 址:厦门市思明区展鸿路82号厦门金融中心大厦